歌剧,高雅却不高冷 ——访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金曼院长

2015-06-01

帝都燕园的一个初夏正午,北大歌剧研究院的一楼会议室,记者一推门,就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一身薄荷绿色连衣裙的金曼院长,眼前不禁一亮。

金曼,朝鲜族,歌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十五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歌剧研究会副主席,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院长。”

这是金院长的百度百科介绍,而在一个多小时的交流后,眼前的这位满是人生赢家光环的优雅女士,留给的我更多印象是:平和亲切的性格,爽朗的笑声和对歌剧事业的无限热情。金曼院长是歌剧研究院的创始人,这所全中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歌剧研究院已经迎来了五周年,研究院在北大从无到有到如今的声名远播,身兼数职的金院长眼神中并没有一丝的疲惫,而是充满了年轻的神采,她告诉记者,这是歌剧给她的能量。

歌剧对于普通的你我来说,是一门小众的高雅的似乎距离遥远的艺术,但是事实上,从北大的校园文化变迁到歌剧艺术的震撼,从研究院学生们“铁人”般的学习日程到未来即将建立的北大人自己的剧院,作为一个资深歌剧演员和有着丰富教学经验的金院长,传递给记者的信息是:这是一门需要在歌唱领域登峰造极的人来演绎的,却最终可以无门槛的呈现给每一个个体的高雅的却不高冷的艺术。

校园文化:从蔡元培先生到百年北大

中国的第一所歌剧研究院在北大诞生并非偶然,一百年前,北大的第一任校长蔡元培先生就致力于发展中国现代艺术教育。他促进成立了北京大学音乐研究会和音乐传习所,将高雅文化和西方艺术的教育方式引进中国,同时弘扬民族的艺术文化,以“美育代宗教”的教育理念为艺术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谈起当下的校园文化氛围,金院长便从蔡元培先生时的北大音乐传习所说起了她对校园文化的认识。在她看来,音乐艺术是人所不能缺少的。她谈到古代人的自我修养与琴棋书画和礼乐制度,强调了文化修养中音乐的重要性。而反观现在的校园里,80后90后为主为年轻人们对高雅艺术的认识还不够普及,校园中的艺术活动也都是偏流行和通俗的。金院长说,这首先是缺乏对高雅艺术的认知,对歌剧艺术的不了解让同学们失去了接触歌剧的机会。事实上,歌剧的表现形式比起交响乐更容易让人感同身受,而并非高不可攀。

生命的震撼:听觉和视觉,舞台和力量

金院长对歌剧最多的表述就是强调了它来自生命的震撼,她告诉记者,和普通的歌唱家相比,歌剧演员的区别就在于各方面能力的极致水平,拿声音的规格来讲,其穿透力是需要在几千人的剧场里无需借助话筒而抵达每一个角落。这就要求歌剧演员自身的功底,一个可以登台演唱歌剧的专业演员,在台下往往需要5到10年的学习时间的积累。

而也正是对歌剧演员水平的高要求,让这门艺术更具震撼力。金院长说,文学和绘画等表现形式带来的感受更加私人化和相对静止,而歌剧因为其听觉和视觉的双重冲击,加之舞台现场的即时感受,那种面对面的现在进行时的表达,可以调动观赏者全身的神经为之律动。

更重要的是,歌剧这种舞台艺术本身的无法复制,让每一次演出都是全新的。金院长说在她演江姐的这30年多年200多场中,每一次感受都是不同的。歌剧的魅力和经久不衰也正是因为它是一门常演唱新的充满生命力的艺术。

“航天”艺术:集体打造的系统工程

金院长形容歌剧艺术的系统性时称其为文化艺术中的“航天”事业。因为,首先对从事歌剧的人本身,就提出极高的要求,无论是歌剧演员、指挥、交响乐队、舞台设计、灯光师、造型师……所有参与其中的人员都必须是各个领域高水平的人才,都需要有丰富的积累和经验才能胜任,就像经过严格的锻炼和检查才能符合标准的航天员。

其次,歌剧是一门集体的艺术,讲究的是紧密的配合和团队的文化。每个人首先在个人层面应该达到艺术的极致,但是融入集体后就需要能够以整体呈现,没有谁是“老大”。金院长形象的比喻说剧本就好比基座,主舱就代表着至关重要的乐谱,每个部件是不同的舞台工种,指挥就是发射的总指挥,而演员就是最后发射,当演出开始的一刹那,就是航天的一次飞行。

这样极致的艺术需要的也是极致的功夫。对于歌剧研究院的学生们来说,他们的课程是以剧目为单位的,每一次的剧目都是一次历练,需要将厚厚的整本的谱子牢记在心中。对于每段唱词都需要几十次甚至几百次的练习,平时除了课程就是排练,周末的休息时间也常常在背谱子中流走。因为舞台不是镜头,没有NG,只有台下的无数次反复熟练和积累。和其他的研究生院不同,歌剧研究院是集体导师制,每个学生都接受全面的立体的教育,而最终呈现的也是全方位的能力,正如他们最后的毕业答辩便是演绎出一部经典的歌剧作品,在舞台上证明自己的成果。

法式大餐:饿了?来听一场歌剧吧

歌剧的压力和要求决定了它的小众,但是金院长说,小众最终是要服务于大众的。歌剧的艺术形式其实并不高冷,从内容上看,表现的往往是人类共同认可的主题。像爱情、权力和选择。正如歌研院的原创剧目《青春之歌》,虽然它改编自的原著讲述的是过去的故事,但是表达的确是当下所有经历过青春或者正值青春的人的感受——青春是充满困惑和选择的。正因如此,观众往往可以感同身受的沉醉于歌剧的魅力之中。

对于现在年轻人对歌剧的不了解,金院长认为这需要一个过程,她说歌剧作为高雅艺术可以给予人的精神营养是全面的。人们和歌剧的相遇,就像每个人在保证日常温饱的时候也一定会想要有去尝试一下法式大餐的机会。平时的文化补给往往是速食主义的,而接受高雅文化就是在增强自己的精神体魄和免疫功能。

说起歌剧的精神滋养,金院长说出了自己“年轻”的秘密——来自歌剧的能量,她说站在舞台上进入角色的时候,人是放空的,当音乐响起,整个人进入无我的状态,灵魂似乎在整个宇宙中寻找了新的磁场,创造艺术的同时获得了来自自然的源源不断的能量。因此从事歌剧的人往往是健康的充满力量的,他们拥有健康的体魄去演唱,也拥有健康的精神去让自己远离负能量。而当人们置身于歌剧的现场时,观众也将会获得来自艺术的能量,正如金院长说的那样:来听一场歌剧吧,让自己的精神和灵魂饱餐一顿。

歌剧不远:北大人自己的歌剧院

说起歌剧研究院的未来,金院长透露将来在北大会建立起自己的歌剧院,那将是一个只提供高雅艺术的专业剧场。而每个北大的学生都可以选择参与其中,通过做义工的形式为自己获得免费的门票。义工可以参与歌剧的运营,如果具备一定的天分和功底,也可以获得一定的角色。即使是唱功上不能胜任演出的,也可以根据特质选择作为布景等其它形式去参与演出。

记者听了都不禁跃跃欲试,据说,当义工的工时累积到一定的程度,就能够获得一次坐最好位置的机会,在包厢中享受“贵族”式的待遇。剧场每年预计会有30个剧目,至少100场演出,除了歌剧还会有交响乐和芭蕾舞的演出,国内外的优秀乐团、剧团都将受邀来为北大学子提供高雅艺术的盛宴。

那么,在剧院建成之前,想要感受歌剧的我们怎么办呢?金院长欢迎大家来选修或旁听歌剧院的理论课,了解歌剧的历史。这并不是枯燥的某某概论课,而是旁征博引火花闪现的瑰宝级老师的精神大餐。在德国研究歌剧十年,获得了音乐学和哲学的双博士,85年毕业于北大哲学系的蒋一民授的课,涉及的知识面广而深,金曼院长说她每每听完都会有新的收获。

6月27日、28日,中国第一个歌剧研究院的第一届毕业班也将向整个社会递交他们的答卷——两部歌剧《魔笛》和《青春之歌》。在帝都的盛夏,来剧场参与属于他们的“论文答辩”吧,也许就这一次,你会彻彻底底的爱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