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理想与精神的再现——评歌剧新作《青春之歌》

2011-04-18

根据杨沫著名长篇小说《青春之歌》改编的同名歌剧(唐建平作曲,曹勇、王晓岭编剧),经北京大学、中国歌剧舞剧院、北京大学歌剧院、中国歌剧研究会的联合推出,于2009年五四青年节90周年之际在北大百周年纪念讲堂上演,该剧生动再现了知识女性林道静投身革命事业的曲折历程,并且唱出了北大学子、共产党员卢嘉川的信仰和追寻。

图为《青春之歌》演出照,金曼戴玉强主演。

剧作者遵从歌剧文学创作的基本规律,从原作宏阔的时代背景和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中提纯取精,围绕林道静、卢嘉川、余永泽三个主要人物之间的情感纠葛、性格矛盾和信仰冲突为主线展开其戏剧过程,将白丽萍、胡梦安这两个色彩性人物穿插其间,构成全剧的情节框架。几个主要人物的性格底色鲜明,流畅而富于诗意,特别对林道静从绝望跳海到毅然投身革命的复杂心路做了清晰的铺陈。

出于对歌剧观众、特别是大学生观众审美情趣的尊重,作曲家在坚持调性写作,坚持以声乐形式为主、以如歌旋律见长这一美学原则的前提下,通过清新别致、变化丰富的和声语言和充满青春浪漫气息的歌唱性抒发,解决了历史感和时代感的相互关系这个最大的创作难题。

主题歌《青春之歌》是全剧音乐创作的最大亮点,其旋律音调朝气勃发而又亲切上口,洋溢着动人的歌唱性格,加之它在全剧中得到多次贯穿再现加深了观众的听觉记忆,从而使一些观众在离开剧场时已能哼唱其中的旋律片断。这种“过耳成颂”的音乐审美现象,在我国严肃歌剧创作中已十分罕见。

作曲家在音乐戏剧性场面的组织与展开方面表现出的纯熟技巧和较高驾驭能力也令人印象深刻。

最典型的是假面舞会一场:在豪华舞会主角白丽萍穿针引线之下,作曲家以轻歌曼舞的圆舞曲为贯穿材料,调动各种声乐和器乐形式,将当时北平上流社会的醉生梦死、林道静为解救身陷囹圄的卢嘉川而违心地求助于胡梦安,以及林、胡、白三人不同立场、意图和性格的交锋,尽皆罗致到一个构思严密、展开有序的宏大场面之中,其音乐抒咏具有丰富的戏剧内涵,因此是充分戏剧化的;其人物的戏剧行动以及三者之间的冲突是在各种音乐形式及其有机连接中展开和完成的,因此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歌剧场面。

林道静的扮演者金曼和陈小朵,卢嘉川的扮演者戴玉强和金郑建,余永泽的扮演者是迟立明,白丽萍的扮演者是王红,胡梦安的扮演者是张海庆,这些当今我国歌剧舞台活跃的实力派演员,他们的歌唱与表演,对各自所扮演的人物都有较深的理解和生动的刻画。特别是金曼的表演成熟自如,歌唱具有戏剧性张力,她饰演的林道静显得沉稳大气;而陈小朵饰演的林道静虽略显稚嫩,但她的歌唱和表演充满青春气质,舞台形象更切合人物的个性特点。

不过,剧本对人物内心情感世界缺乏深入的开掘和动人的揭示,这一缺憾在描写林道静、余永泽、卢嘉川之间的情感纠葛与性格冲突方面体现得最为明显。有时剧本也确实创造出一种相当适宜的戏剧情境,可惜剧作者未及充分展开便将笔墨转至他方;而剧本在撒传单、喊口号之余,也未赋予卢嘉川以更多与全剧戏剧冲突紧密相关的戏剧行动,减弱了这个歌剧形象理应具有的灵性与光彩。作曲家运用抒情性咏叹调与吟诵性宣叙调所造成的对比以凸显前者的歌唱美质自是无可非议,但宣叙调写作还是以流畅自然为上,切忌怪异拗口,否则极易引起反效果。

我相信,经过修改之后,此剧一定可以打造成名副其实的精品。


新闻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