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响夏夜的魔笛——记北大歌剧研究院毕业大戏之《魔笛》

2015-07-03

2010年,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正式成立,两年的紧张筹备后,中国歌剧学学科也随着2012届5名研究生新生的入学在中国诞生。到如今2015年6月的这两个夏夜,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的“黄埔”一期毕业班终于在三年的系统学习后,以在舞台上的激情和对歌剧的热情向社会递交了他们的答卷。

毕业大戏于6月26日和27日在福建大剧院盛大开演,这次的演出由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福建省歌舞剧院和福建省中视传播共同主办。福建大剧院是迄今为止福建省最大的文化基础设施项目,外观设计融入了闽西客家“土楼”的建筑风格,极具特色。

之所以选择福建大剧院,也是源于北大歌剧院和福建歌剧院的战略合作。金曼院长说:“2001年我们在这里举办了首次歌剧节之后,歌剧已经在福州深入人心,我相信福建作为戏剧大省也将成为中国歌剧的生发之地。”

演绎传世经典 奇幻与现实的想象

这次的剧目选择了莫扎特逝世前几个月写完并演出的最后一部歌剧《魔笛》,完全用德语演唱。在意大利语“统治”歌剧的时代,许多人认为辅音太多的德语并不适合作为歌剧的语言。莫扎特却点石成金,将源自德国民间的说唱剧进行升华。莫扎特在其中融合了十八世纪之前德、奥、意、法、捷等国家所特有的各种音乐形式和戏剧表现手法,使其音乐语言更为丰富,它既带有正剧的严谨又包含着喜剧的灵活。

这次毕业大戏执行导演、曾是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客席男高音、歌研院的外聘教授于吉星老师说 :“《魔笛》是歌剧界的一张无国界名片”。这部德语歌剧作品中最著名的唱段当属那首堪称挑战花腔女高音极限的“夜后”咏叹调。而她的扮演者正是北大歌剧研究院首届毕业生之一陈小朵,她谈到这部充满童真和魔幻色彩的歌剧时说:“这是一个故事性和形式感都很强的作品,大家能感受到被带入了一个想象的世界。其中魔界、仙界和人界三层的戏剧结构平行交织后对人们的艺术感官刺激也非常丰富。而里面的鸟人和莫诺斯塔托斯的几个唱段和舞蹈特别有趣,可以说很“萌”,给人的印象极其深刻,听过之后,你不得不佩服莫扎特大师的天才”。

强大的集体阵容 与国际接轨的巨献

为了本次演出,北大歌剧研究院特聘了德国慕尼黑歌剧院的驻院导演来北京指导排练,全剧的舞台美术和服装设计由中方设计师完成,整体舞台呈现效果完全符合欧洲戏剧时下流行的“写意手法”。因为是德语表演,研究院特请了德语老师,进行了28天的扣齿训练。演出时演员在没有任何扩音设备的舞台环境中,充分展现人声的魅力。这次的乐队指挥特邀中国歌剧舞剧院常任指挥姜金一,由福建省交响乐团负责交响乐伴奏,福建师范大学合唱团担任合唱。

北大版《魔笛》的演员阵容非常强大,首届毕业生中有备受赞誉的专业演员。其中当属中国歌剧舞剧院女高音、“梅花奖”获得者、著名的抒情花腔女高音陈小朵。她在这部剧中饰演“夜后”并深受观众们的喜爱,谢幕时她一现身便是满场的喝彩和掌声。她跟记者分享了她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夜后主要是因为她的唱段而深入人心,应该说这也是所有歌剧作品中最具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唱段之一,那段花腔确实是挑战了人类的极限,对于声音技术的要求非常高,在High F上行走的同时还要保证十分的灵活和精准,不能有丝毫的偏差。而作为一个戏剧花腔,在平衡声音的张力和高音技术的同时,还需兼顾表演。虽然在我的很多作品中都有使用其中的唱段,但是放到歌剧里面演唱并如此完整的塑造一个人物是第一次,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

此外,其他的演员也都来自于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有的是正在学习中的研一的学生,有的是年初录取即将走入燕园的新一届学员,还有在我院委培进修演员。他们都一起经历了紧张的排练和舞台的考验,赋予了作品中的每个角色以自己的诠释和理解。观众们对他们的演出的认可和喜爱,只要从台下的一阵阵响亮的掌声中就可以感受到。滑稽有趣的鸟人啪啪盖诺被观众们评价说“声音中就有戏”,和他演对手戏的可爱灵动的帕帕盖娜也在舞台上表现的非常成熟,两个人那段经典的重逢唱段的喜剧效果十足,在场的掌声和笑声交织。而这个帕帕盖娜正是今年考入北大歌剧研究院的王冬,一个潜力无限的女高音。舞台上除了两个主角帕米娜和塔米诺王子感人的爱情,被演员扎实的唱功和舞台表现力诠释的十分到位以外,很多配角都因为他们“走心”的表演而让人印象深刻,像舞台范十足的两武士,一个是北大歌研院研一的男高音石亮俊,一个是即将九月入学的男中音毕航。还有备受好评的莫诺斯塔托斯扮演者,歌研院研一在读的方银河,他将这个充满喜剧意味和反派色彩的角色诠释的非常生动,让人又爱又恨忍俊不禁,一句句响亮的“Bravo“喝彩声是对他们表演最大的肯定。

之所以北大歌研院的他们能如此成功的诠释一部经典剧目,一方面得益于他们自身的天赋和努力,而另一方面便是金曼院长一直在提倡的实践教学的成果,这是北大歌剧研究院区别于其他音乐学院的特色教学方式。在北大歌剧研究院,除了声乐、形体和表演的基础课程外,丰富的舞台实践一直贯穿学习生活的始终,而这也正是和研究院的目标相契合,那就是培养出专业的可以登上舞台的具备演出能力的歌剧人才。从入学之初,学生们就进入了紧张的学习,基本功和实践教学几乎让他们每一天都排的满满的,而收获也是丰盛的。从这次演出中研一的学生们出色的表现中就可以看出,实践特色教学对于歌剧人才的培养的帮助,他们不再是入学时青涩的学生,而是逐渐在蜕变成一个个成熟的演员。

青春的纪念册 舞台之上的毕业答辩

对于北大歌剧研究院的毕业生来说,毕业大戏更是验证他们三年来的学习成果,是否可以成为一个专业的歌剧人才的舞台。在《魔笛》中,有三个毕业生担任了重要的角色。饰演女主角帕米娜的何弦、饰演夜后的陈小朵和饰演第三侍女的张晶。提到关于自己在北大的三年时光和这次的毕业演出她们都觉得收获颇丰。

扮演女主角的何弦告诉记者,《魔笛》这部歌剧对她的意义很大。“之前我参演的都是一些片段,而这一次是第一次完整的演绎一部歌剧,而且是作为女主角,对我来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随着毕业大戏的结束,我整个北大研究生和燕园的生活也结束了,非常开心能够画上一个圆满的记号。三年来研究院为我们的成长付出了很多,像这次的演出就是一个充满历练和收获的平台,感谢恩师,感谢同学们,可以在这里学习和成长我觉得我非常的幸运。”

作为三侍女之一的张晶说:“院里为了《魔笛》的排练特意请来了国外专业的导演,这对于我的表演有很多的收获,学习到了更多的技巧和对表演新的认识和感受。同时这个班底也非常优秀,大家都凭借着自己对歌剧的喜爱和热情,完成了这样精彩的演出。对我来说,第一次在这么大规模的、和国际接轨的演出中,和中国一流的指挥和乐队合作,学到的东西非常之多。”

和其他同学不同的陈小朵是作为成熟演员来北大深造的,她谈到三年的学习时光也有很多的感慨:“我们歌剧研究院的老师们都非常的棒,对我们的培养也非常精心,我在这里得到了很多老师的指导和建议,提升了自我,完满了我最初想要来深造的初衷。从全国乃至全世界来说,北大歌剧研究院都是作为一个专业学科培养,应该说是把实践抓的最好的一个学校,学生来到这里的目标都是成为一个专业的优秀的歌剧演员,而我们的教学是非常有针对性和帮助的。”

在演出结束后,金曼院长对于学生的演绎也非常欣慰:“他们在这部戏里的表现是三年来综合学习的结果,我看到了三年来他们的变化,如今现在我可以说他们已经合格了。这场演出具有相当高的专业水准,无论说是音乐的处理,声音的表演,还是灯光的处理上,我觉得对于我们歌剧的未来要制作什么样的歌剧都很有启发。”

公益的便民活动 普及大众的美育教育

这次北大版的《魔笛》在福州的演出收到了观众们的广泛好评,前期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盛况,而演出现场也是座无虚席。演出现场有老人也有小孩,但是当音乐响起大幕拉开的时候,孩子们收起了喜欢玩闹的天性,安静的坐在位置上从始至终的看着舞台上生动的表演。在散场后,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个来看歌剧的家庭,一个孩子的爸爸说“要感谢这次的便民活动,我就想着带家人尤其是孩子走进剧院,高雅艺术对于孩子的熏陶非常有意义”而一旁的小朋友则蹦跳着说她觉得里面的两个小鸟人特别有意思,不断的说“真好看,还演吗?”

孩子们也许只能懵懂的意识到自己最直观的快乐和喜爱,但是高雅艺术的种子其实正在他们的心里生根发芽,一次高质量的观演体验,也许已经培养了一批小小的歌剧爱好者。而这,也正是北大蔡元培校长所提出的美育教育的宗旨。北大歌剧研究院的教学在培育学生的同时,也期待能通过高雅艺术的呈现和传播,达到普及大众的美育教育的效果。这次也和福州日报合作推出了便民活动,给日报读者们免费派票,一些原本没接触过歌剧的家庭也得以走进剧院,和这样的艺术形式和经典的剧目进行“第一次亲密接触”。

在文化呈现娱乐化趋势的今天,高雅艺术的回归是大众的呼唤,而和一些观众对高雅艺术的误解不同,歌剧这种艺术的表现形式从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我们在看剧的时候,音乐可以折射出我们真实内心,这样的感受每个人都不相同,但是每个人都会拥有。因为对音乐的理解是人的天性,而好的音乐和好的艺术对于人的生命则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正如金院长在开场前所讲演的那样:“歌剧离我们并不遥远,因为它讲述的就是我们身边的故事和情感,我们只需要感受和体会就能享受歌剧的魅力。人的生命由两个部分组成。一个是需要我们吃好的东西去营养的物质生命,而另一个就是今天我们希望能用这样的艺术的盛宴去营养的,我们的心灵和精神的生命。”

大戏《魔笛》在福州完满落幕,我们期待,在燕园里学习和不断成长的这一批未来的歌剧人,这个充满美育教育责任感和丰富有效的实践教学的北大歌剧研究院,创造出更多优秀的作品,呈现更多精彩的演出。也期待每个听过或还没听过歌剧你们,喜欢或还没有机会喜欢上歌剧我们,都能走进剧院,给自己一部歌剧的时间,放下手机和一切的电子屏幕,放下上一刻的烦恼和疲惫,安静的给自己的身心一次吃法式大餐的机会。

就像《天堂电影院》中菲罗多所说的那样:If you don't walk out, you will think that this is the whole world(如果你待在原地,你会以为这就是全世界)。所以,下一次,来听歌剧吧,奖励你的耳朵,完整你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