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国语言与美声唱法完美融合 ——听金曼院长解读“中国美声”

金曼
2015-12-01 星期二
每周四下午3点至5点
北京大学电教楼102(百年讲堂东侧)

11月26日下午3:00,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的专业课程“中国美声”正式开始。“中国美声”由歌剧研究院院长金曼讲授,面向2014级、2015级的硕士研究生。下面一起走进金曼院长的中国美声课堂,体验一下歌剧研究院教学的真实情况吧!

中国美声怎么上

在课程开始之前,金曼老师向大家介绍了歌剧人物形象的两重塑造方法:声音形象的塑造和表演形象的塑造。那么,要怎样在舞台上塑造声音形象呢?首先,发音要符合歌剧的规格方法,其次要靠咬字、语气和语调。“中国美声”课程最重要的就是帮助学生用美声、用语言去表达感情;用声音的表演营造画面感,渲染环境和气氛,为观众创造出无限的想象空间;让观众从声音里面看到真实的画面。用声音来传情达意,这就是中国美声首先要做到的。

金曼老师以歌剧《白毛女》选段为例,指导男低音的三名同学演唱。在指导歌剧研究院研究生二年级学生崔鑫时,金曼老师特别强调了作为歌剧表演者,在舞台上要用声音去表达人物那份最真实的感情,去制造舞台的环境和气氛,让声音更有感染力。

之后,研究生一年级学生毕航尝试演唱。金曼老师肯定了他声音的质量,但是指出他在舞台上的表演力不足。对人物的塑造力度不够,舞台感染力也就较弱。在舞台上,除了要塑造声音形象以外,还要特别注意表演形象;肢体语言、面部表情、动作也要符合人物的要求,才能真正做到“表里如一”。经过金曼老师的点评和纠正,毕航的表演更加具有“人物感”了,毕航自己也表示,通过揣摩杨白劳的情绪、心理变化,并将这种情绪外化成声音形象和肢体语言,自己在表演时好像与杨白劳这个人物“合二为一”了。

随后,金曼称赞研究生一年级学生张龙的声音很有进步、有了歌剧的规格,但“歌剧人物的创造需要有控制的表演”。歌剧由多个咏叹调和宣叙调组成,每一段所表达的感情都不同。因此演唱时要不仅仅要唱好每一句,还要注意段落之间的区分,不能千篇一律。用声音来层次分明地表达不同的感情,这样观众才能被感染——也许这就是歌剧的魅力。

最后,金曼指导了五名研究生一年级的女高音王冬、林艺、杜星诺、卢超逸、罗岚馨演唱《一抹夕阳》。金曼强调了在演唱中热情的情绪要不断地升级,对声音、表情和形体精雕细刻才能更加贴近人物的形象,从声音到表演,真正地进入角色,更加立体地塑造人物,在舞台上成为你所要表演的那个人。

金曼老师在课堂上强调,我们演唱歌剧使用的是中国的语言,在歌剧表演中,语言和美声唱法要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歌唱是最高境界的表达。美声能够塑造出人物的声音形象,尤其在咬字、语气、语调与音乐结合处理环节上,必须精雕细刻。

目前,在全国各地的高校中,只有北京大学有“中国美声”这样的课程。“中国美声”在北大首创,接下来也要在全国进行推广。对歌剧研究院的学生来说,这是必修课,而且两年的时间能够基本掌握,声音符合美声规范,富有感染力,准确地表达歌剧人物的性格与形象。这对于中国歌剧的发展与推广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金曼院长解读“中国美声”

金曼院长在多年的教学实践中发现,国内的美声教育普遍对中国歌剧作品不够重视,导致了为数不少的美声专业学生演唱外国作品时有模有样,可一唱中国作品,在咬字、语调、情绪把握、音乐走向等方面都不太对劲。金曼院长认为,中国歌剧近百年的历史证明,出身欧美的美声唱法,在中国也是具有生命力的,美声是中国歌剧最好的演唱方法,它具有无可超越的魅力和优势。然而,美声唱法这一舶来品在中国落地生根有一个艰难地过程。不是美声唱法自身的问题,而是怎样民族化的问题。许多误会和批评大多由此引发。

乔羽先生说过,谈中国歌剧的发展,“不可避免地要碰上一个美声唱法的问题”,“用美声唱中国歌剧就必须使这种方法与中国语言(汉语)相结合”。歌剧风靡欧洲之初,伴随意大利歌剧发展的美声唱法,不可否认也曾给别国的歌剧创作和演唱带来困扰。一些国家在将歌剧这种艺术形式引入时,也曾遇到过我们现在所面临的相似问题,就是如何让美声歌唱与自己本国语言结合好。当时,欧洲国家除了以意大利歌剧为时尚外,还普遍认为歌剧和美声唱法只适用于意大利语,而不适合自己本国语言。后来,随着随着歌剧创作探索的深入,这些作曲家们也都用本国语言写出歌剧并用美声唱法演唱,为自己国家的歌剧发展做出了贡献。对于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的学生来说,学习和掌握美声唱法是对世界音乐文化传统的继承,当然要运用这种方法唱好外国作品。但是,我们不仅要培养美声歌唱人才,更要为中国音乐的发展、中国歌剧的发展服务。这才是我们的根本目的。

因此,金曼院长认为,中国歌剧需要美声演唱,但需要的是中国美声,需要能够唱好中国作品的美声。中国美声应当时中国歌剧首选的歌唱方法,只有中国美声才能够适应中国歌剧的现实需要和未来发展。因此,所谓“中国美声”,应当是对西方传统美声经过充分学习、消化、吸收并经改造的美声歌唱;是与中国汉语语言很好结合,与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很好融合的美声歌唱;是符合世界各地观众歌剧审美习惯的美声歌唱,更是能够被中国人广为接受和喜欢的美声歌唱。“中国美声”应该成为中国歌剧研究的一个课题,一个关乎中国歌剧发展速度和进程的切要课题。中国的声乐艺术应当形成和建立自己的美声学派。毫无疑问,这将对美声唱法在中国的实践运用具有理论指导意义,对中国歌剧和中国声乐发展具有推动作用。

然而,建立起中国美声学派绝非易事。这需要歌剧人的自觉、需要抓紧抓严美声教育,还需要美声歌唱代表人物的努力。金曼院长相信,中国美声能够推动中国歌剧品质与地位的提升;中国美声将加快中国歌剧走向世界、走向新高峰的步伐;而中国美声学派形成之日,便是中国歌剧在世界确立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