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2015年硕士招生补充参考读物

2014-11-14

当代中国歌剧人的责任和使命

                                                       ——在“2008首届中国歌剧论坛”开幕式上的发言

金 曼

 

今天,作为中国歌剧人,如何继承中国歌剧艺术优良传统,继续推进中国歌剧事业的发展,又到了必须为自己设定新目标、制定新任务的时刻。

我认为,当代中国歌剧人的责任和使命应在以下几个方面得到体现:

一、创造具有独特气质和品格的中国歌剧

在目前,“中国歌剧”的概念还只是相对存在的。歌剧在中国已有了近百年的历史,有数百部歌剧作品,其中不乏优秀之作,在中国的社会生活中产生过积极影响。因此,我们没有理由说中国歌剧它不存在。

可是,假如我们换一个角度,如在世界文化艺术园林中,已经有了中国文学、中国美术、中国电影、中国杂技......在世界音乐艺术宝库中,有意大利、德国、法国、俄罗斯歌剧,有英国、美国音乐剧......从这样的意义上讲,我们还能说有“中国歌剧”这个概念吗?

我认为, 我们在这里所讲的“中国歌剧”,应是指具有鲜明中国特色,拥有相当数量经典歌剧作品和杰出歌剧表演艺术家,产生了较大国际影响的艺术门类的概念。

我尝试将“中国歌剧”定义为:中国人创作的以中国音乐承载并用中文演唱的戏剧。

“中国歌剧”的基本特征是:中国人的创作、中国的音乐、中国的故事、中国的语言。

“中国歌剧”应拥有丰富的内涵。它能以其独特的品格和气质,准确演绎中国人的生活与情感,体现中国文化精神,具有中国音乐灵魂的歌剧;是可以用中文唱响世界,能充分展现中国气派的歌剧;是能够为世界所接受,真正成为世界音乐文化的一部分,成为人类共享的精神财富的歌剧。

这是我心目中的中国歌剧!

这是我矢志追求的中国歌剧!

这是我愿意倾毕生精力而为之的中国歌剧!

 

二、促进中国歌剧流派的形成和推动中国歌剧学派的建立

在今天,这样提出是正逢其时,具有必要性、现实性和紧迫性。

所谓学派,学说、观点不同而形成的派别而已;所谓流派,学术思想、艺术风格不同形成的派别而已。学派、流派可有大有小,规模和影响或有强有弱,但仍然可以成“派”成“流”。在这一点上,我们不必表现得过于自谦或自卑。过于自谦或自卑,是对中国歌剧前辈们付出的艰辛努力的罔视,是对中国歌剧已取得的成就的评价不足,是对中国歌剧发展潜力和发展前景的错误估判。

歌剧在意大利诞生之后,百年内便在国内形成了佛罗伦萨派、威尼斯派、罗马派等歌剧流派;百年后在世界上又有了意大利歌剧、德国歌剧、法国歌剧、俄罗斯歌剧等派别。以发展的眼光看(请注意,我不是说现在),中国歌剧通过中国几代歌剧人的努力和积累,在世界上也终将能够成为一派。

从发展和繁荣中国歌剧的角度思考,我们还应当鼓励在国内形成各类歌剧派别,如地域派别,像西北歌剧、南派歌剧、北派歌剧等;也可以作曲家而形成派别,以歌剧表演艺术家形成派别,诸如此类。

总之,我们要鼓励不同艺术风格的歌剧出现和涌现,鼓励不同歌剧学术思想的产生和存在。

促进中国歌剧流派的形成和推动中国歌剧学派的建立,一是要认真学习和研究世界歌剧艺术,吸取其精华为我所用。无论歌剧的音乐结构、歌唱和表演方法以及剧院的经营、管理等等,都要研究透、学到家。二是必须立足本土,向中国戏曲、中国民族民间音乐虚心学习。不断地从它们当中汲取养分,是发展中国歌剧的根本性前提。

在此基础上,我们才有可能建立起中国的歌剧体系,从理论到实践,从风格到品质,从音乐、内容到审美情趣,使我们的歌剧具有地地道道的中国特色和气质,最终形成中国歌剧流派和建立起中国歌剧学派。

 

三、让中国歌剧走向国际舞台

中国歌剧能不能走上世界歌剧舞台的中央,不仅标志中国歌剧的发展是否上升到一个新阶段,也关系到“中国歌剧”概念的能否确立。因为,“中国歌剧”是一个必须放置在世界范围里才能成立的概念,而不仅仅是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的偏于一隅的戏种概念。

中国歌剧原本就是中西文化艺术融合的产物。中国歌剧过去学习借鉴西方歌剧的创作形式,是“融合进来”。“融合进来”的歌剧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的文化艺术,是西方艺术对中国的贡献。今天我们让中国歌剧走出去,争取被别人认同、接受、分享,是“融合出去”。而“融合出去”,将是中国对世界文明做贡献。

中国歌剧要真正实现走出去,要靠歌剧的质量、数量。从质量上讲,歌剧作品一定要有很高的规格和精良的品质,一定是能够与世界上优秀歌剧比肩的艺术佳作,如果是连国内的观众都不喜欢都通不过的东西,走向世界那就是自取其辱;从数量讲,如果没有一批优秀歌剧在世界范围产生影响,也还是不能确立“中国”的概念。

 

四、培养优秀、杰出的歌剧人才

中国歌剧要振兴,要跻身于世界艺术之林,必须拥有一大批优秀、杰出的歌剧人才,这是打造“中国歌剧”的根本,是中国歌剧事业可持续发展的前提。

尽管我们说,近三十年来中国歌剧取得了很大成绩,但实事求是地讲,歌剧与其他艺术门类相比,发展速率比较缓慢,受关注的程度还不够高,影响还不够大。这除了文化、体制、机制方面的原因外,优秀、顶尖的歌剧人才的匮乏是一个重要因素。

在今天,歌剧是一种远离原生态的、需要深厚的人文底蕴、多方面的艺术储备和相当时间量专业训练的艺术,是一种需要先进的科技条件作支撑,并在中、外前人的经验积淀基础上,才能够完成和达到一定高度的艺术。

歌剧艺术人才的培养,是有其自身的特点和规律的。一般的人才培养,中国现有的艺术院校或一般综合性大学的艺术院系基本可以完成,但要培养顶尖的歌剧的各类人才,培养出色的歌剧艺术家和歌剧艺术大师,还需要有更高层次的“歌剧的”教育、“歌剧的”教学体制机制和“歌剧的”专业师资队伍。

也正是从培养优秀、杰出的歌剧人才这个意义上考虑,北京大学才决定创建专业歌剧教研体系和机构——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以满足中国歌剧事业发展的现实需要。

 

五、提振艺术家精神

艺术家精神是指艺术家对艺术的态度,是艺术家对艺术热爱、执著乃至献身的一种境界。我越来越相信,从事艺术者,非尊艺术至上不能有建树。艺术至上,乃是艺术家的生命力、创造力的源泉,也是艺术家的最高精神境界。

我认为,中国歌剧发展至今还不能令人满意,主要是因为我们歌剧界的这种精神还不够强烈、不够强大。我们应当反思当前艺术界、歌剧界过分市场化、世俗化的倾向,努力在精神价值与世俗利益的对峙、博弈和巨大的张力中,寻求“可持续发展”的正途。艺术界、歌剧界中弥漫的浮躁气息,一切向钱看,为钱迎合市场,都是过分世俗化的表现,都是对艺术精神的背离。

我们要想把中国歌剧事业做得更好,首先要将艺术家精神振作起来,让愿意为歌剧艺术献身的人多起来,为歌剧做出的实际行动和努力多起来,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意愿更加强烈起来。过去,我们的许多歌剧前辈之所以有成就,是因为他们就是这样做的,他们已为我们做出了榜样。今天,我们仍有许多在歌剧战线做出成绩的同仁,也是因为他们在履行对歌剧事业的承诺,秉承了这种精神。

总之,当代歌剧人的责任和使命是光荣而艰巨的。

 

今天,是我们的时刻,是我们歌剧人采取行动的时刻。尽管前方的道路将很漫长,我们前行的脚步会很艰难;尽管实现这些目标,也许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我们从未像现在这样满怀希望并坚定信念,去努力实现我们的目标。我坚信,当代中国歌剧人作为一个整体,只要团结一心,共同努力,就一定会实现这些目标!